我在武漢,記錄奮勇戰“疫”的人們
王毓國 http://www.pdfjm.com 2020-02-26 17:53:47 來源:新華社
0

  摘要:歷史的見證者!

  從2019年12月,新冠肺炎出現伊始,一直到現在,視界君的數十位同事一直堅守在抗疫、防疫的最前線: 無論是華南海鮮市場,還是醫院的重癥監護室;無論是人流密集的機場、火車站,還是火神山、雷神山和方艙醫院……他們一直在疫情發生、發展的現場,不斷地發出關于疫情的最新報道。

  我在武漢,記錄奮勇戰“疫”的人們——新華社記者王毓國

  ↑ 2月6日,王毓國在武漢中醫醫院采訪。

↑ 2月6日,王毓國在武漢中醫醫院采訪。

  “毓國,做好準備,可能馬上出發……”2月2日,我接到新華社攝影部副主任蘭紅光的電話。

  在此之前,我志愿報名赴武漢參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報道。

  去年年底,武漢發生新冠肺炎疫情,今年春節前后,疫情愈加嚴重。我的兩位同事才揚和李賀已于正月初三奔赴武漢支援前方報道。

  現在輪到我了!

  到達武漢,感受不尋常的寂靜

  2月3日下午,在武漢前指總指揮劉剛同志的帶領下,我們一行7人坐高鐵到達武漢。

  坐上湖北分社接站的車,在空曠的城市干道上飛馳。車窗外,往日車水馬龍、熙熙攘攘的景象不見了。從火車站到賓館,我見到的行駛汽車不超過5輛。城市靜得仿佛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見。

  我們落腳在武昌區一家停業的賓館里,當時這家賓館只接待新華社前方報道組的記者編輯,為這群“不要命”的逆行新聞人提供住宿。

  采訪專家,認清嚴峻形勢

  2月4日,到達武漢第二天,前方指揮部就安排我與文字、視頻記者一起專訪中國工程院副院長、呼吸與危重癥醫學專家王辰。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采訪。

  整個訪談,給我這個對疫情還不十分了解的人上了一堂風險課。王辰認為疫情防控形勢嚴峻,無法準確預測拐點。當前最緊要的任務就是盡快解決醫院床位緊張的問題, 他提出趕緊建設“臨時醫院”,就是后來被人們稱為“方舟”的方艙醫院。對王辰院士的專訪一經播出,產生了很大的社會反響。

  之后兩天,我采訪了武漢中醫醫院、建設中的雷神山醫院等。所見所聞,讓我對形勢有了進一步的了解:在武漢,新冠肺炎患者人數之多,疫情之嚴重,大大超出我的想象。

  ↑ 2月5日,工人在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施工。

↑ 2月5日,工人在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施工。

  突發新聞,群眾自發悼念李文亮

  2月7日凌晨,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因新冠肺炎搶救無效離世。李文亮因2019年12月30日在武漢大學臨床04級班級群里說“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”而受人關注。

  得知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消息,前方指揮部迅速做出反應,安排人員盯守李文亮去世的武漢市中心醫院。當天下午我和同事才揚去中心醫院采訪,沒有收獲。到了晚上,不甘心的我又到中心醫院“看看”,發現門診大樓門口新出現了一排鮮花,我拍了幾張照片后,就守候在旁邊,繼續等。果然,有不少市民先后來此獻花并鞠躬。我在現場蹲守了2個多小時,看到約有20人前來悼念,其中有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,還有來自重慶、無錫的市民。

  ↑ 2月7日晚,市民自發到武漢中心醫院悼念李文亮醫生。

↑ 2月7日晚,市民自發到武漢中心醫院悼念李文亮醫生。

  武漢城里的花店都停業了,這些鮮花從哪兒來?采訪得知,他們是到離這里很遠的地方買來鮮花獻給李文亮醫生的。

  偶遇默默“守廁人”

  人們關心:身在疫情嚴重的地區,武漢市民生活咋樣?情緒如何?他們如何抗擊疫情?這也是我們十分關注的。前方記者幾乎都會去采訪這一塊。

  我也不斷跑社區以及公交、環衛等部門,追尋在基層頑強抗疫的身影,拍攝感人瞬間,報道他們舍生忘死、無私奉獻的精神。

  ↑2月15日,武漢市漢正街永寧社區的工作人員冒著風雪在街頭進行防疫宣傳。

↑2月15日,武漢市漢正街永寧社區的工作人員冒著風雪在街頭進行防疫宣傳。

  ↑2月11日,華潤武鋼總醫院的醫務人員坐上武漢市公交集團公司“疫情應急專車”后集體高呼“加油”,奔赴抗疫一線——方艙醫院。武漢因疫情停止市內公共交通后,武漢市公交集團公司承擔起市內主要交通任務,負責接送醫護人員和一線工作人員(如商場、超市人員)上下班,另外也擔負了醫院、社區、商場、超市等單位部分物資運輸任務。

↑2月11日,華潤武鋼總醫院的醫務人員坐上武漢市公交集團公司“疫情應急專車”后集體高呼“加油”,奔赴抗疫一線——方艙醫院。武漢因疫情停止市內公共交通后,武漢市公交集團公司承擔起市內主要交通任務,負責接送醫護人員和一線工作人員 (如商場、超市人員)上下班,另外也擔負了醫院、社區、商場、超市等單位部分物資運輸任務。

  2月8日,我到大街采訪環衛部門噴藥消毒,偶然發現在街旁的公共廁所駐守著一位清潔工。疫情暴發,公共廁所是極危險的地方,但他堅持在這里清潔、消毒,冒著危險保護人們的健康。于是,我對他展開了采訪,這位清潔工名叫蘇啟云,每天隨時清潔、消毒廁所衛生,吃住在廁所旁的8平方米小屋,比較艱苦。他的堅守令我感動。

  ↑ 2月8日,蘇啟云在公廁內擦鏡子。今年54歲的蘇啟云是武漢市眾多“守廁人”中的一個。他負責武展東路公共廁所的保潔和消毒。

↑ 2月8日,蘇啟云在公廁內擦鏡子。今年54歲的蘇啟云是武漢市眾多“守廁人”中的一個。他負責武展東路公共廁所的保潔和消毒。

  據了解,像他這樣一直堅守公共廁所無私奉獻的員工在武漢有上千人。

  雨雪中,尾隨抗疫大卡車

  2月15日清晨,武漢下起了雨雪。“飛雪迎春到”本應極為浪漫,但在疫情嚴重的武漢,人們如何在雨雪中抗疫呢?

  我拎起相機,闖入雨雪紛飛中……

  雨雪時大時小,打濕了我的衣褲,渾身感到陣陣發冷,但我停不下腳步,先后采訪了警察執勤、環衛清潔、社區宣傳、露天菜場等。

  后來,在街上偶遇一輛運貨大卡車,車尾掛著橫幅:成都和武漢人民共同抗疫。我判斷這是成都捐獻物資的車輛,于是與送我去采訪的司機師傅商量:“尾隨”這輛車,看它究竟在哪落腳。 大卡車帶著我們幾乎跑了大半個武漢城,最終在武漢大學停下了。

  經過詢問得知,這是成都市成華區捐贈武漢10個單位的消毒液,其中有武漢大學一份。我拍攝了后勤員工卸貨的畫面。我的執著,讓我沒有丟掉這條有價值的新聞。其中尾隨大卡車時拍攝的照片令我滿意,寓意“ 雪中送炭”。

  ↑ 2月15日,風雪中,運送成都市成華區捐贈武漢消毒液的卡車在市區行駛。

↑ 2月15日,風雪中,運送成都市成華區捐贈武漢消毒液的卡車在市區行駛。

  在武漢采訪,學會“保護自己”

  在武漢,大家馬不停蹄地采訪報道,而前方指揮部的領導總是不斷提醒大家:一定要保護好自己。

  大家心里都明白:如果我們當中有人“中招”,那么,與他一起戰斗的戰友都要被隔離,戰隊將大幅減員,后果難以想象。

  為了不“害人害己”,每次出去采訪前,我都做足準備:戴好口罩、護目鏡、手套,去醫院采訪,還要穿上防護服。 采訪回來,在房間門口先脫鞋,用酒精消毒鞋子,然后洗手,再脫下外衣外褲并進行消毒,接著用熱水和肥皂洗手、洗臉、洗耳,其中切記,在凈手之前,絕不摳嘴、摳鼻、揉眼。 此外,還要用酒精仔細擦洗攝影器材。還經常消毒房間地板。

  我和同事之間相互用電話聯系,很少見面交談。前方指揮部也減少了會議,避免人員聚集。

  進入“紅區”,看見溫馨一幕

  2月18日,陽光明媚,給武漢帶來一絲春天的氣息。

  三天前,前方指揮部決定:由我和視頻記者許楊進入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“紅區”(“紅區”是抗疫醫院中重癥隔離病房的別稱)。對醫護人員來說,這里是與病魔激烈搏斗的戰場。為搞好這次報道,我們兩次去醫院對接,制定周密的報道計劃和防護安排。

  18日這天,我們穿上兩層防護服,戴上兩層口罩和護目鏡、遮塵罩,把自己武裝到“牙齒”,我也把相機用塑料薄膜裹得嚴嚴實實,只露出鏡頭口。在專家趙建平教授和醫生周瑩帶領下,穿過四道門,進入“紅區”。

  眼前的一切,干凈整潔,地板擦得油光锃亮,護士們有序忙碌著,氣氛安靜,不像危險四伏的重癥區。

  周瑩從護士那里得到信息:有一位患者當天出院,恰好這天是她的生日,醫護人員準備給她送去禮物和祝福。于是,我們迅速來到病房。

  溫馨的一幕出現了:趙教授帶領醫護人員給過生日的患者嚴女士送上禮物,并祝她生日快樂,之后,大家一起送嚴女士離開病房出院。走到門口,嚴女士轉身給醫護人員深深一鞠躬,感謝他們的辛勞付出。

  ↑嚴女士出院臨別時向醫護人員鞠躬致謝。

↑嚴女士出院臨別時向醫護人員鞠躬致謝。

  重癥隔離區,見識“白衣天使”

  好不容易進入“紅區”,盡管嚴密的防護穿戴讓人喘不過氣來,但我奮力也要多挖掘一些題材。送走嚴女士,我們跟隨趙建平教授進行查房。

  趙建平是湖北省醫療救治組專家組組長、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。疫情發生后,他身先士卒,時常進入“紅區”……

  趙教授一個病房一個病房地走,仔細詢問患者的情況,耐心解答他們的疑問。我則時不時與患者交談幾句,了解他們的生活、治療情況。患者對疫情十分關心,每天必看電視新聞;幾乎所有的患者每天都跟親人通話;不少患者把聽音樂作為放松心情輔助治療的手段。

  我也看到,全副武裝的醫務人員在病房里穿梭忙碌,有的給患者輸液、有的為患者打水、有的扶患者去做檢查……周瑩說,她的同事要穿戴這些裝備在里面工作數個小時,期間不能喝水,不能上廁所。

  ↑李佐凡與妻子、孩子視頻通話,當孩子鼓勵他“爸爸,加油!”時,他回答“爸爸一定加油。”

↑李佐凡與妻子、孩子視頻通話,當孩子鼓勵他“爸爸,加油!”時,他回答“爸爸一定加油。”

  當來到一個病房,趙教授指著一位患者對我說:“這是我的同事,叫李佐凡,是同濟醫院麻醉科的醫生,他在給新冠肺炎患者做手術時感染了病毒。”

  我隨后與李佐凡攀談起來,他言語不多,感情質樸,最大的愿望就是盡快痊愈出院重返工作崗位。我對李佐凡說:“勇士,加油!

  在“紅區”,目睹醫護人員不顧個人安危,救死扶傷,舍小家為大家,無私奉獻,我對他們肅然起敬。這些“白衣天使”不愧是最可愛的人。

  ↑新冠肺炎重癥病區的部分護士合影。在武漢市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棟10東新冠肺炎重癥病區,有近60名護士。“最棒”“加油”“戰士”“超美”……他們每天都會在一次性防護服上寫下名字和祝福,激勵自己和同伴。面對疫情,她們從容淡定、積極樂觀,這些白衣天使是最可愛的人。

↑新冠肺炎重癥病區的部分護士合影。在武漢市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棟10東新冠肺炎重癥病區,有近60名護士。“最棒”“加油”“戰士”“超美”……他們每天都會在一次性防護服上寫下名字和祝福,激勵自己和同伴。面對疫情,她們從容淡定、積極樂觀,這些白衣天使是最可愛的人。

  后記

  按照湖北省的防疫規定,到過醫院新冠肺炎重癥區的人,要自覺執行隔離,醫學觀察14天。因此,我當天晚上從“紅區”回到賓館就處于隔離狀態了,不能出去采訪不說,還要麻煩分社的同事送飯,心里實在過意不去。

  抗擊疫情總攻的號令已經下達,戰友們正在沖鋒陷陣。我衷心祝愿他們能夠記錄下更多戰“疫”的精彩瞬間和感人故事,也盼望早日歸隊,去迎接勝利!

  ↑ 2月12日晚,武漢市江漢區西北湖附近的高層建筑上打出“武漢必勝”等標語。

  來源:新華視界

  圖文:王毓國

版權聲明: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 [責任編輯: 金英花 ] [字體: ] [打印] [關閉]
關于我們 - 版權聲明 - 聯系我們 投稿信箱:cnpps@gmw.cn
京ICP備15012859號  Copyright © Cnpps.org
mg游戏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